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关于指导被人调教自己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身为SW,指导别人调教自己一直是让我相当嚮往的情境,
而这样的情境,终于在前阵子发生。
那个人是我的M。噢,现在或许也可以称她为我的S了。
那天的状况是这样的。

首先,指导别人调教自己这件事,原本就带有轻微的羞耻,
毕竟那必须要我同时具备S和M两种状态,
M方面的兴奋让我在S方面感到难堪,
而S方面的难堪又加深我在M方面的兴奋。

所以,即便身为被指导方的她在刚开始时,有点手足无措、小心翼翼,
下手过程裡频繁询问、胆战心惊,对我而言也是非常撩人的。
设身处地,我可以想像她的紧张和压力,
好比我曾和Maya在外国绳师的绳课上组队练习,
在绑Maya时,即使我再静心专注,都很难完全卸下焦虑、正常发挥,
何况是像她这样刚入圈的初生之犊。
这让我觉得惹人爱怜,也对她的努力感到窝心和尊敬,
毕竟换作是我,可能无法做得像她那麽好。

是的,在我意识还清楚的时候,我对她的表现是相当讚叹的。
她的慌乱和犹疑并不明显,如果不是明知她是第一次当主动,
我在体感上并不会认为她是个新手,因为她稳定的口吻和举动,
会让我将她的生涩,解读为对初次实践者的体贴和谨慎。

随著她逐渐熟悉我的道具的特性和用法,
对落点和我的反应的捕捉越来越精准后,
她开始脱离被指导的状态,掌握起整个实践的节奏。
从那时起,我的意识就很难维持清楚了。
依循我的实践习惯,她在实践初期也会做疼痛度测试,
也就是将疼痛分为十分,五分以下是舒服的痛,
藉由每次下手后询问被动方,以确认力道轻重对其产生的疼痛程度。
最初面对她的询问,我还能回答得游刃有馀,那时疼痛度约莫是四分以下。
而当她开始掌握节奏并加大力道,疼痛度攀到六分左右时,
我的意识开始茫,回答也越来越迟缓,
她或许有注意到这件事,之后就几乎不再询问。

此后我就完全陷进M的状态裡了。
刚开始时,我身为S的惯性,会让我在感受的同时稍微分神审视甚至评价她,
偶尔还会判断她现在用的是哪一支道具,记下这支道具用在臀部上的感受
(毕竟我平时做道具测试时多是用在自己大腿上)。
但此时我完全只能感受,无法思考。
我的感官越来越敏锐,除了恰到好处的疼痛外,那种从指导位置跌下来,
实践节奏和身心反应开始彻底脱离我的掌控的受制感,让我异常兴奋,
混合了我识人高明的骄傲、教育成功的欣慰,以及隐微的位置翻转的屈辱,
仿彿看到我悉心豢养的幼兽长出撕咬的力量,朝我扑来,
毫无保留地向我展示牠的本性和欲望,
震撼我,触动我,让我渴望被蹂躏、被掠夺、被狠狠占有。

当她压坐上我的腰,让我被禁锢著无法藉由翻身中断实践节奏后,
我的兴奋攀至高峰。
此后我的意识就浑沌不清了。
但我记得她喘息的声音,我感受到她的亢奋,
她开始抛开顾忌地释放她的狠劲,尽情享受驾驭我的快感,
行云流水,同时保持精准、没有失控,
逐渐构成一种我没有在别人身上感受过、属于她的实践风格,
狂放恣肆、兴味盎然、出人意表、无法预期,饱含滚烫的激情。
这份激情也燃烧了我,让我战慄、陶醉,越陷越深,
愿为柴薪,为此燃烧殆尽。

结束后,我失神了一阵子,才终于捡回能回答问题的神智和气力。
那时第一个念头是,初次实践就有这种水准,多有天赋的S啊!
我何其有幸。

赞(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社交平台 » 关于指导被人调教自己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