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瘾欢字母圈字母圈非典型性找m指南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瘾欢字母圈字母圈非典型性找m指南

当我抱着下半身的冲动和荷尔蒙的幻想去交友时,我收获了一个骗局和一个拉黑;而当我真正静下心来平和地交流探讨自身乃至彼此的爱好时,我则遇到了一个陪我走过大学生涯的partner。

做这个公众号以来,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找到m,说实话在这件事上我的经验并不比大家丰富多少,从对BDSM感兴趣以来,我总共也只有过一个m——老读者都知道,就是大学时期和王铁柱的那段爱恨情仇。

所以实在要追问我的话,我只好班门弄斧,把自己找到王铁柱的坎坷之路分享给大家了。

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人生的基本矛盾一下子从“想考的分数很高,但能拿来学习的时间总是不够”过渡到了“能拿来学习的时间突然很多,但有了大把时间谁还去学习啊”的迷茫中。

更何况在此基础上,我还发现大一的高数、基础化学等令人头痛的科目我高中就已经学完了。(来自江苏考生的地狱模式感叹)

这样的结果是我用别人学习的时间去探索了一堆国外关于BDSM的科普、概念、名词解释之类的东西,当然也顺便嗷,顺便收集了许多相关番号,一度造成了自己右手的强壮程度超过了一名普通大一新生该有的水平。

当然,这时候我还是跟大家一样,知识道理懂了许多,但是从头到尾都是单机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可以一起实践的人。

此时的我萌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谈一个女朋友,在我的想象中,和女朋友提出BDSM的想法似乎被理解的概率较高一些。

但当时我们专业的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31:3,众所周知,我大一时期所有的天赋点几乎都点在了右手上,所以并不能从31位各有所长的雄性青壮年中脱颖而出,努力未遂后,我悲哀地发现像我这样的普通男孩想要在这个专业里谈恋爱基本要靠改变性取向,这让我一度陷入苦闷之中。

苦闷之余,在网上冲浪的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百度贴吧叫恶魔六点,天南海北的BDSM爱好者们似乎都聚集在这里,瞬间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

当时贴吧里面可谓欣欣向荣,写小说的、分享日常的、拍照的、做科普的百花齐放,吧主还特意开放了一个交友板块,有交友需求的人都可以去那里浏览信息。

交友贴分为男生版块和女生板块,男生板块里基本就是一群比我这种从31:3里逃出来的人还饥渴的人在不断顶着自己帖子,帖子的内容基本不超过100字,深谙人类碎片化阅读的习性,核心观点不外乎“小姐姐康康我,我比其他帖子里的傻逼都好。”

而女生版块里竟然也差不多,一群饥渴的男人在所有女生的帖子里不断地留下自己的评论,核心观点不外乎“小姐姐康康我,我比其他评论里的傻逼都好。”

作为初来乍到的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兴高采烈地在男生板块里留下了“帝都大学生,新手无经验,希望找个距离不远的妹子一起实践,一起成长。”这样的征集帖。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帖子的最有价值之处应该就是开宗明义,清晰点明了我的“新手”“无经验”这两条特质,从而成功引起了骗子的注意。要知道,一个又饥渴,又没有经验,还很想尝试BDSM的男性在成熟骗子的眼里,基本等同于一个敞开的钱包。

发完帖子的第二天,一个卡通头像的妹子(性别写的是妹子,实际谁知道呢)加了我的QQ。她并没有过多废话,没有和我讲浪漫唯美的爱情幻想,也没有和我提任何的物质金钱,只是直奔主题的发来几张女神级别照片,然后问,你想调教我吗?

一个把所有天赋点点在右手上的饥渴少年,哪里经受的住这样强烈的精神冲击,支着小帐篷就回复道,“想。”

那我们先试试网调吧,看看合不合拍,她说。

半夜两点钟,我和打了鸡血一样,在断了电的宿舍里把手机的亮度调到最低,只为了节约一些电和她多聊一会。

忘了聊了多久,窗外天光都已微亮时,她说,你好棒!感觉你就是我想要找的S,真想现在就去找你。

我的心跳瞬间上了120,一边故作谦虚,其实内心的喷泉早已热烈喷发,脑子里不断回荡着自己对自己的赞美,哇!你看看你!第一次网调,就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你是天才吧!原来SM这么简单!真尼玛好玩!

在她表示周末想来找我,但是没有路费之后,我咬咬牙把卡里仅剩的500块打给了她,告诉她放心地来,路费宾馆都我来安排,记得买卧铺,我不要让我未来的m受一丁点委屈!

然后关上手机美美地睡了一觉。在梦里我与她在火车站相拥,她面色潮红,小鸟依人地躲在我怀里,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喊出了那句时代最强音——“主人。”

睡醒之后,有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兴高采烈地打开手机,发现自己已经直接被拉入了黑名单。

所以至今每次看到大家分享自己被骗的经历,总结各种高明的骗术,我都忍不住痛哭流涕,对比自己被骗的经历,我仿佛一个智障,那些高级的骗术还没上场,我就已经自己交钱投降了。

这件事后我在贴吧里就进入了“佛系”状态,一方面是对自己的智商感到担忧,另一方面也是钱包里确实没钱了,撩妹子都不太好意思。

直到有一天,我在交友区看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帖子,洋洋洒洒几千字,没有配图,甚至没有分段,完全不符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写的是自己对BDSM的看法,思考,和自己对S的期待。

这个帖子是一个女M发的,但是每一句都是女S的语气,比如她说,不要在她的帖子下面回复她,不要给她发私信,这么做的人通通奖励拉黑,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就给她的邮箱发一封字数对等、用心程度也对等的邮件,她觉得感兴趣的就通过回复邮件往来,仅此而已。

我瞬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交友帖,交友嘛,是指志趣、想法、观念相合的人走到一起,而不是下体能互相榫卯的人走到一起。

她在帖子里有一段谈到了自己“捆绑和美”的看法,我突然发现自己逃课在外网看了如此之多的“无用的知识”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于是旁征博引,写了一篇堪比小论文的邮件回复了过去。

很快我们就一来二去回复起了邮件,从BDSM聊到了天文地理,人生悲喜,然后一起见面吃饭,成功地成为了一对partner。

当然,在此期间我也干出了一些在我直男生涯里可以奠定历史地位的精彩操作。

比如约她第一次见面的那天北京天气预报有暴雨,抱着“两个人撑一把伞一定很浪漫”的古典浪漫主义心理,我强行把见面的地方定在了空旷的学校操场,于是那天在暴雨中你可以看到一把固执的小黑伞最终被吹翻,两个落汤狗嗷呜叫着奔跑的经典名场面。

浪漫不漫不知道,跪着求王铁柱原谅的时间倒是过的挺慢的。

比如一起在电影院看电影,看到一半王铁柱说空调好冷,我二话不说就出去商场里给她买了条浴巾,她一脸幽怨地看着我,问我,“你不冷吗?”我喘着气回复她,“不冷,给你买的时候一路小跑去的,现在还出汗呢!”

比如在绑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她收藏的爱豆的签名照,以为是什么外卖里送的免费宣传卡,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她犹如盖尔加朵附体,身上的绳子瞬间挣脱,整个垃圾桶都差点糊在我头上。

那一刻终于理解了流量明星为什么露个脸就能片酬几千万,毕竟一个追星少女为了爱豆的脸被扔进垃圾桶里这事竟可以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主人的脸也摁进垃圾桶里。

现在回想起来,和王铁柱相遇相识似乎是一系列的机缘巧合,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可以复制的技巧。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当我抱着下半身的冲动和荷尔蒙的幻想去交友时,我收获了一个骗局和一个拉黑;而当我真正静下心来平和地交流探讨自身乃至彼此的爱好时,我则遇到了一个陪我走过大学生涯的partner。

在BDSM群体中多年后,我开始相信这不仅仅是巧合而已,你种下什么,决定你收获什么。

总结起来就是,不管是什么爱好,交友是指志趣、想法、观念相合的人走到一起,而不是下体能互相榫卯的人走到一起。

送给还没有找到partner的读者们,知道这一点,也许便能少走一点弯路。

瘾欢字母圈
赞(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社交平台 » 瘾欢字母圈字母圈非典型性找m指南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