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词穷的dirty word「语言羞辱」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Hi:

身为一个没有脸蛋、身材,
性能力与性器皆输乡民三寸之遥的肥宅,
锻鍊观察力还有嘴砲的威力就是我唯一的路了,
以下有一点点经验与你分享。

此篇谈的不只是速成的技法,而是一种较偏向心理的观察,
若您求的是实务上的直接操作,这篇回文或许比较不适合您,
还请审慎阅读,谢谢。

另,我认为上一篇回文作者写的内容十分中肯,
相当适合再三拜读,我整天心心念念就是那篇,
枪都尻了五次了你看多厉害。

我并不是心理专门,所以我并没有专业的叙述,
我只就我所有的观察与经验来说明,
如有随口胡诌、班门弄斧之嫌,恳请见谅。

dirty words运作的目的,我想大略可分为以下数种:
建立自信、摧毁自尊、以及表达渴求,
虽在此被我分为这四大类,但背后运作的原理说不定是相似的。

dirty words运作的流程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就是藉由言语的刺激达到勾起情慾的目的。

我认为的Dirty words涵盖的范围可以说是包山包海包青天,
「事前」的挑逗撩拨算;「事中」的紧抓重击算;
就连「事后」的馀韵回味也都还算在dirty words的范围中,
就像顶新一样多多元又辽阔…啊…不,我们说好不胡扯的。

承前文所述,我并不是一个可以立即达成约炮目标的人,
所以我从年轻到现在所有的对象都是稳定而长久的关係,
这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来营造出适当的「氛围」,
再经过更多次的失败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情欲「氛围」的掌握,远比肉体碰撞来的精细,
而情慾氛围的确立,绝大部分来自于对话间的营造。
适当的言语引导、述说、描述、赞美,
不论男女,都能藉此得到更为深刻的满足。

注意!这边谈的不是高低之分,请务必不要误会,
这边聊的只是方向上的歧异。

不论肉体、言语,这都是相辅相成、此消彼长的相互作用,
以更为开放的态度接纳、调整两者之间的比重,
在我的经验中,绝对可以带来更适当、完善的感受。

我认为所有dirty words的起源都来自于「观察」,
但是「观察」首重两事;一是花时间、二是花精力,
当然一定有些速成、通用的句型可以面对80%以上的情况,
但大家想想,若能试图往85%、90%的领域迈进,
让彼此都能达到更高一层的享受,不是更令人开心吗!?

若对方是您的稳定伴侣(情侣、夫妻、长期床伴等等),
我相当建议不论男女,都必须花时间、花精力观察对方,
那麽所谓「观察」在Dirty words中究竟能做到什麽程度呢?

我刚刚提到,Dirty words主要分为以下三种:
建立自信、摧毁自尊、以及表达渴求。

若你透过观察对方,得知对方对自身条件感到担忧,
不论是胸部大小、脸蛋圆瘦、体味浓淡、性器大小、鬆紧,
你可以使用建立自信的Dirty words,但不是完全的讚美,
人要相干,求的就只是契合,我们明眼人不做瞎事,
他贫乳小屌,你就跳过让过跟他说:「起码我很喜欢」,
不卑不亢、不温不火,让他知道人无完满之躯,只求满意之人,
若能填写问券,那你便是满意度调查第一名的人。

而若遇到喜欢毫无自尊奉献的对象,摧毁自尊的Dirty words倒是相当合适,
摧毁自尊其实就是「羞辱」程度多一点的讚美,
「羞辱」跟「羞耻」我认为是完全不一样的情绪,请千千万万不要搞错。

在Dirty words上营造大量羞耻感的主要来源在是在后面会提到的讚美上,
请容我之后行文再述;而「羞辱」主要是用言语攻击对方的努力与付出,
口味重一点的可以人身攻击。不过切记床上的言语只在床上,而不是心上,
床上的言语应该要像金钱豹,进去的时候享受,出来的时候忘记;
也像做角头的一样,今天公祭、明天忘记。
(周汤豪:「拎杯我是角头~喔~(玖~一~一~)」)

摧毁自尊的dirty words光是在称呼上就一堆,
举凡大家熟知的小x狗、jian货、s货、贱奴娃儿,
这些名词再搭上一堆刻意攻击的字眼与行为,
把自尊践踏的残破不堪,剩下的就是最甜美的地方了!(舔唇)
例如:「你这yd jian奴娃,为什麽连c个鸡巴都不会?这麽大了还要人教吗?」
搭上强制压头配g头抵住咽喉造成乾噢弄得到处都是口水,
此时再搭上:「为什麽像狗一样口水流得到处都是?真是欠c的母狗耶你!」
根本一百分,写到我都要硬了。

可是,我刚说了,这是「羞辱」,这带给人的伤害远比想像中的大,
非常多人享受的其实是「羞耻」带来的快感,而羞耻感的营造绝大多数来自于讚美,
例如:「喔!你这调皮的小y娃!t得我好爽喔~」、「可恶,你好会t,弄得我受
不了了!起来!去趴著!」、「有个口技优良的d妇要被j巴c到下不了床囉!」、
「喔!你的小x跟你的嘴一样厉害,让我好舒服喔~」

这些就是很基础的称讚与羞耻感的确立流程,比起羞辱的尖锐,
羞耻可以说是一个「止嘴乾又不碍胃」的选择,
所有的Dirty words我就爱这一款的,推荐给大家。

而「表达渴求」的Dirty words就相当适合运用在事前的调情与事后的回想,
所谓「调情」就跟脑袋有关係,调情就两个,不是「想像力」就是「回忆」。

若你们想过念过还干过,那你们的调情就是轮播以前干过的VCR,
什麽「上次那样被你深深穿刺的无处可逃感,想再次体验呢!」
或是「还记得雨中我被你压在电线杆上激吻的那天吗?双唇碰触产生的触电感,
还以为电线杆也会漏电呢!」

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有句对白说:「念念不忘,必有迴响。」
念的就是与你高攀巫山赏的风景,迴的就是你们热胀的情慾,可不是吗?

但若你们思思念念、殷殷切切,就是没有嗯嗯啊啊的干过,
那调的情就是你们的想像,你们对床事的美好想像,
拜科技先进之赐,现代人大多脸色熟不过三分、g头早已认识一世人,
轻声一句:「看起来真可口,它进来的时候,我肯定很痛的吧?」
极尽撩拨之能,这爱可是箭在弦上、这炮不得不打了,对吧!

在讲解Dirty words的种类之后,我们接下来要谈的就是进阶课程了,
历史学家看待历史,求的就是:「见微知著」,人其实就像「历史」,
你只要用心观察,纵使只有一点点细节,你一样可以掌握住全貌。

从一个人游戏的惯用角、到穿搭的定番款,你就可以推敲出他是什麽样子的人,
我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奴,大多数都是玩补师XDD,我的意思不是在跟各位炫耀,
我是想表达,玩补师的都是奴….喔不….说好不胡扯的。

好啦,其实我说完了,根本没有什麽进阶课程啦!
我只是个肥鲁,上面都是我胡扯的。

回应原PO:

所谓「开放式问题」更深一层的意义是在「引导」,
精确的开放式问题是一种心理上的调教,也是一种心意上的暗示。

引导就像是一种「预先的想像」,古代有个人叫做张良,
他著名的故事就是帮一个老人穿鞋,然后老人教他兵法让十三亿人都惊呆了,
老人教他的,就是兵法书写的:「先」。

以这概念在打炮上,就是你比对方掌握先机,你预先想像了对方的喜好,
接著你在与他的相处中先把对方的反应想好,若能命中那你们彼此就爽翻天,
Dirty words的开放式问题都是这样的逻辑,比起异尘馀生的开放,这都还有逻辑。

问你「想要什麽啊?」的逻辑就是对方发现你的dirty words套路,
不是小m狗就是小s货不然就是j女院出来的小d妇,
求的不就是让你自乘自己是他眷养的小m狗,现在想要他的大j巴c湿漉漉的jx。

日本人说「言灵」,指的就是「语言自有能量」,
当你自己小m狗的说著说著,你自己也是会羞耻的,
这就是语言带给你的影响。

当然,言灵的作用是全面性的,不是单一性的,
这样的dirty words不仅只破坏你的自尊,也会激发他心底的父权因子,
所以填空回应之馀,也请你花点心思引导他说出他会感到兴奋的话。

当他问你:「想要什麽」的时候,

你除了回:「小m狗想要大jk,c湿漉漉的j穴。」

他一定会问你:「谁的大jj?」

你这时掌握了先机,就回他:「小m狗不知道想要谁的干起来比较爽?」

趁他摸不透你的时候你补一句:「小m狗的yx只能给主人狠狠的c。」

他只要有接收到你的暗示,肯定立刻c坏你这贫嘴的小j狗。

在他气急攻心奋力抽插你的时候,记得补上:「主人、主人喜不喜欢c小m狗?」、
「拜託主人不要停,快把小g奴c死!」。

最后一句:「不要了不要了会死掉,主人休息一下再干好不好?」

一样,他若有接收到,肯定立刻用力肏到射精为止,
如果更高级的,就会停下来,取回先机开始逗你,
这就不是这裡讨论的范围了!就此打住。

本来预计十分钟打完短短就好,没想到一扯扯这麽多,
行文迅速,缺乏条列逻辑,若阅读上有困难之处,真是不好意思。

文末我想再次强调,不论是做爱打砲还是Dirty words,
这都没有一定的准则或是公式,人人相处,贵求真诚,
保持真诚的心,接纳多元的意见,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即可,
我的意见只是我的观察,也是我的经验。

肥宅如我,对比诸位腹肌小鲜肉、精壮大肌肉肯定以管窥天,
若有不敬之处,恳请海涵再三。

我的论述不一定都是对的,你们自己的伴请自己参悟,
若有问题想私下讨论,欢迎来信,来信单挑我想就免了,
上次有个妹子来信单挑,我好言相劝、百般阻挠也档不了她的决心,
人都在高铁月台等车了,无奈之下我只好send给他我的玉照,
然后她说:「干!高铁不能退票。」

机歪死了。

最后,本文深受作家「吕世浩」的书影响与启发,特此说明,谢谢大家!
(沉入舞台)


「叮咚。」
我开门,发现是一个女孩把自己打扮成礼物,
所以,我关起门,身体趴在地板上槌地痛哭。
『干!我叫的是披萨阿!』

赞(2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社交平台 » 词穷的dirty word「语言羞辱」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