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他们所说的BDSM字母圈到底是什么?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SM、BDSM、kinky这些术语在中文语境下被翻译为「虐恋」(台湾翻译为「皮绳愉虐」),时至今日,「虐恋」作为一种对关系中行为的描述,已经成为了解一个文化现象。「虐恋文化」究竟起源于何时?法国哲学家和思想史学家、社会理论家、语言学家、文学评论家- – 米歇尔·傅柯认为,18世纪末是虐恋文化现象出现的准确时间,而在此之前人们已经有虐恋行为。

什么是「虐恋」?

狭义的「虐恋」的英文全称是sadomasochism是一个组合词,包含两部分:施虐Sadism与受虐masochism。这两个英文单词的来源分别是两位作家[1]的名字,由18世纪法国作家萨德-Sade衍生出施虐-Sadism,由19世纪奥地利作家马索克Masoch衍生出受虐Masochism,SM则是它的缩写。

这个概念最早是由性学家艾宾(Richard von Krafft-Ebing,1840–1903)所创造的,他首次将这个概念引入学术界。中文「虐恋」的译词则是由中国的社会学家潘光旦所提出,性学家李银河认为「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BDSM这个英文缩写则从关系类型的角度,将「虐恋」的意涵进一步地细分,这个缩写目前被公认的,包含三组关系: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在实践的过程中,这三组关系有可能会交叠也有可能单独发生,这完全取决于实践者。

Kinky可能是三个英文术语中看上去最不SM的了。它的原意为弯曲,比如Kinky hair(卷发),在文化上kinky被挪用为是「古怪的」、「非主流的」,虐恋族群中也有人使用Kinky的说法。各位老司机可能多少会对Kink.com [2]有印象,这是美国旧金山的一家色情影片公司,主要制作与虐恋、恋物、同性恋等主题有关的色情电影。

光是英文的术语就有那么多,可以看出「虐恋」族群很难一概而论,这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包含着多元的认同以及实践方式,每个人喜爱的部分都不尽相同。就比如我曾经问一个女孩「你是M吗?」她回答「我是sub」。

在社交平台上经常看到「圈内」和「圈外」的用法,欧美「圈内人」也有相似的分类,他们将圈外的人事物,称为「香草」,这个词是从「香草冰淇淋」缩略而来。之所以用香草冰淇淋比喻,是因为香草是冰淇淋中的基底口味,就像是「圈外人」的性生活一样,很常见。而在中国国内的网络上为了规避使用敏感词被删帖封号的风险,又衍生出了「字母圈」「斯慕圈」「5M」「BD$M」「Starmoon」等等谐音变型。

性学家乔治·巴代伊(Georges Bataille,1897-1962)曾说过「所谓情色,可说是对生命的肯定,至死方休。」,他认为原本性和生殖被捆绑在一起,是一种单纯的生产行为,但情色的产生,使得性成为一种可以只消费而不生产的行为,进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情色文化。李银河也有相似观点,她认为「性思潮中最具革命意义的有两个分离,其一是将性快感与生殖行为分离开来,其二是将性快感及其他身体快感与生殖器官分离开来。」

比如一些人钟爱的打屁股(Spanking,缩写sp)就是如此,它产生快感与性器交合或插入无关,却有很多人为之沉迷。电影《性爱成瘾的女人》(Nymphomaniac,也翻译为《女性瘾者》)第二部(2014)中,女主角乔伊加入一个SM俱乐部之后,在羞辱和鞭打中找到了快感,获得高潮。除了痛觉和羞辱,捆绑或束缚感也会让一些人感到兴奋和快感,比如绳缚、胶衣、木乃伊等等方式。

「虐恋」的实践方式五花八门,几乎每个参与者都有自己不同的癖好和互动方式。实践的过程也不受限于道具的使用,有时候换一个剧本的使用,这些剧本挪又是另一种玩法。比如有些人喜欢「护士-病人」或者「上司-下属」这样基于日常的角色扮演,有些人则偏爱「军官-士兵」和「警察-罪犯」,这样带有权威色彩的关系。又比如「女王-奴隶」或「主人-宠物」等等,这样的角色扮演通常地位悬殊,可以明确的指定出关系中的权力关系,让施方与受方可以顺利进入各自角色,并且尽力贴合关系中的角色位阶。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虐恋」都需要脚本,就像不是所有A片都有剧情一样,也有人喜欢直接开始游戏。

虐恋文化的性脚本

以约翰‧盖格农(John H. Gagnon,1931–2016)所开创的「性脚本理论」(sexual scripts theory)来分析,虐恋实践中就包含了性脚本理论的三个层次:

文化场景、人际互动和内心戏,这三个层次互相影响。

在下面的详细介绍中,我将会把BDSM中的一些实践方式、安全事项、契约关系、事后照顾等概念放入这个理论中介绍。

一、文化场景

在BDSM的实践中的文化场景其来源可谓相当广泛,甚至你难以想起源头在哪里。

这就是平时所耳闻目染所接收到的各种资讯,不论是否有性,都有可能产生性暗示。比如有人会在BDSM的实践中挪用国共内战时期的谍战片情节中的烈女文化,型塑出忠贞共产党员被严刑拷打的场景。

日本的BDSM相关的A片也有美女侦探被黑帮抓走,严刑拷打进而性虐待的剧码。现实世界中各种不平等的权力位阶关系,为BDSM的场景提供了参考的范本。换句话说,这些范本中是否存在「性」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不对等的权力位阶才是关键,只要这些关系存在,BDSM就不会缺少剧本。而在BDSM的活动当中,现实世界的权力位阶有可能被完全翻转,比如互动双方在现实世界中有一定的权力位阶关系,一方是公司高管,另一方是普通员工。

但在BDSM活动中,普通员工有可能翻转而成为施方(即S),公司高管有可能翻转成为受方(即M),在他们的SM关系中,现实世界的权力位阶暂时失效,他们可以依照双方约定,受方让渡自己的部分自主权给予施方,让他成为关系中的主导者。

其实在香草性爱中也会产生文化场景,这并不是BDSM实践中才有的,比如一起洗鸳鸯浴也是一种文化场景。BDSM的文化场景中也不是像拍片一样,按部就班,更多的是为了让互动更加有趣。

二、人际互动

人际互动的脚本来自于实践者之间的沟通和协商,这个脚本的来源可以是现实世界的既有关系,但同时,实践者也会加入自己的理解、经验、想像,进而在实践中创新「性」关系。

在BDSM的实践中,一次体​​验良好的调教需要双方事前的细致沟通,这个沟通有可能在一开始发生。负责任的施方和受方会在实践之前确认哪些项目受方可以接受,哪些绝对不行,当然这是以受方的感受为主,毕竟实践施加于受方身体和精神的。

目前BDSM社群中对于风险控管中最常使用到的是SSC原则[3](safe, sane and consensual),中文翻译为「安全、理智、知情同意」。在笔者曾参与过的BDSM公开聚会上,主持人在活动开始之前便会声明这项原则。

在互动之前,有些实践者会确立明确的主奴关系,可能是长期的也可能是短期的,法国哲学家吉尔·德勒兹(法语:Gilles Louis René Deleuze;1925-1995)曾认为这是一种契约享乐,施受双方需要拟定契约或默许所谓的「游戏规则」,才能进行受虐仪式。

现在在BDSM的互动中,施受双方会订立「安全词机制」,这个安全词必须与「性行为」本身无关,这样在喊出来时才会有「出戏」的效果,比如「苹果」「太阳」「飞天小女警」等等。当受方无法再承受时,喊出安全词终止游戏。施方在听到安全词之后必须马上停止,并且安抚受方。除了安全词之外,还应订立安全手势,在受方无法讲话时使用,效力等同安全词。在进行类似束缚等互动时,受方无法讲话,动弹不得,这种情况下可以在活动开始之前将一个大小适中的物品放在受方手中,叫他握住,一旦受不了时,松手让物品掉落,效力等同安全词与安全手势。施方必须让受方敢喊出安全词,这对于双方都是一种保护机制。施方可以承诺受方,使用安全词后施方不会生气,并会安抚对方,这样才可以慢慢积累互信。但并不是说只要有了「安全词」施方就可以不管不顾,过程中还是应该细心注意受方的身体和情绪变化做出判断。

当一次调教结束之后,双方应该做事后的讨论,施方应主动开启这个话题,并给予受方事后照顾(aftercare)。这一步是非常必要的,在调教过程中,双方都经历的高度刺激和强烈的情感冲击,累积了很多的情绪,调教结束由巅峰回落,有些人会落入谷底。此时双方的沟通除了可以检讨刚才的过程中哪些好那些不好之外,还可以增进感情和互信基础。

这样看起来施方似乎要履行很多责任,是这样,没错。因为在BDSM的互动脚本里,权力关系本身就存在倾斜,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当好一个施方(S/dom/主)需要学会对你的受方(M/sub/奴)负责。

三、内心戏

内心戏指人的性欲望、性幻想,在思维或情感中,为未来的人际脚本先行规划蓝图。这里的内心戏就是人的内在欲望,在想像中的文化场景和人际互动,也就是你幻想了千百次的如何进行调教的想像。通过这些内心戏建构情欲的想像,体验欲望,当面对自己时,人会变得坦承,你会想起自己内心深处,最深层和渴望的欲望。

这些内心戏会指引人的实践行为,当他们真的被实践时,实践者会对照自己的幻想,这就会出现「这比我预想当中要好」「比我想的糟太多」等等的评价。

但这些性脚本并不是一陈不变的,会随着实践而改变,你可以和你的互动对象尝试开诚布公地袒露自己的欲望,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什么,再商量是否可以实践。在实践之后,又会产生新的性脚本,你的幻想也会随之改变。

BDSM是暴力吗?

社会大众对于BDSM活动还是保持着一种猎奇的想像,暴力、色情、变态等等标签,充斥着道德审判的视角。这样的社会压力之下,大部分实践者选择隐匿自己的身份,不对外坦承自己的BDSM的性身份。

但性本身其实是人的基本需求之一,BDSM是一种情欲的实践,这其中的各种剧码,比如鞭打、囚禁、捆绑是在双方有共识以及你情我愿之下发生。如果少掉了自愿这一必要条件,那便是暴力,遇到请报警。

只有在自愿状态下的臣服才会带来快感,也就是交出自由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也乐于如此。

女性主义内部对于BDSM是否是父权的延伸有过激烈争议,分裂成为妇权派和性权派,前者反对一切形式的BDSM活动,后者则主张性自主。就我个人而言,曾经有一个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就是「女性主义者可以当M吗?」后来我发现这个问题很蠢,因为能不能当M本身就是自主选择的结果,没有人强迫你。如果有人强迫你,你该做的是远离对方,向身边的人寻求帮助。

结语

对虐恋的兴趣有可能来自天性,也有可能是后天开发,心理学家佛洛伊德、拉冈等都曾分析过虐恋的成因,从病理化看待虐恋到来后逐渐发展出相关的心理学、社会学论述。人类社会也从18世纪将萨德视为疯子关入大牢到今天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开虐恋活动,并且发展出属于这个社群的文化,可以说这整个过程也是对于人性的理解和召唤。

曾经有人问我「你是不是个变态」,我不想去争辩什么是「正常」,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法证明的问题,会这样问的人,一定内心已经有一套价值判断标准。所以当时我回答到「是,我是个『变态』,但我的『变态』不曾伤害过人,只会带来愉悦。」

在这个社交软体普及的年代,想找到实践对象已经比之前容易太多,并且随着通讯技术进步,发展出了网调、直播等等超越时空限制的BDSM的实践方式。但如果想认真对待BDSM的实践,最好还是多花时间互相了解,看双方的喜好、性格、三观是否合适。虽然这不是找男女朋友,但我认为BDSM是除了「家人」「​​伴侣」「朋友」之外的第四种亲密关系,花时间了解对方可以建立信任基础,帮你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来的快的,去的也快。

如果你对虐恋有兴趣,也准备开始实践,那么,请多找找跟虐恋有关的知识,好好珍惜与你互动的「变态」,哪怕最后因为各种原因还是要分离,也请善待曾经与你共享那么多美好体验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可以与你相互理解,袒露内心的人,真的不多。祝你也能享受当个「变态」的过程:)

[1]施虐来自于18世纪法国作家唐纳蒂安·阿尔丰斯·弗朗索瓦·德·萨德,萨德侯爵(法语:Donatien Alphonse François Sade, Marquis de Sade,1740-1814),受虐来自于19世纪奥地利作家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德语:Leopold Ritter von Sacher-Masoch,1836-1895)。萨德最有名的作品是《闺房哲学》和《索多瑪一百二十天》,马索克最有名的作品是《穿裘皮的维纳斯》。这两位的生平都非常精彩,有兴趣可以去找找。

[2]有一部关于这家公司的纪录片叫《愉虐性工业》kink,是詹姆斯法兰柯监制的纪录片,由与他合作过的摄影师Christina Voros执导,揭露美国最大的施虐与受虐色情片生产商的种种秘辛。

[3]大部分的人将这个术语的发明归功于大卫·史坦恩(David Stein)在1984年时为GMSMA(GAY MALE S/M ACTIVISTS,意即男同志S/M行动主义者)创造了这个术语。你可以在《安全、理智、知情同意:一个口号的演化》(Safe Sane Consensual: The Evolution of a Shibboleth)这篇文章中找到更多的资讯。这个口号出现的背景是为了对抗当时美国社会对于BDSM活动是「暴力」、「威胁」、「有碍性自主」等等污名而提出的。但后来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这一口号并不准确,进而提出了「风险意识、知情同意、捆绑纠绞」(Risk Aware Consensual Kink,缩写为RACK)作为替代术语,目前也渐渐获得更多支持。

参考文献:

真实世界中的「虐恋」,真的有这么美好吗?(苏菲女巫,2014)

https://lianhonghong.com/sm/zhen-shi-shi-jie-zhong-de-nue-lian-zhen-de-you-zhe-mo-mei-hao-ma

性脚本、性社会学与皮绳愉虐:追忆Gagnon(高颖超,2016)

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6/04/05/kaoyingchao/

专业绳缚师特来解惑!精选八个最常被问的BDSM 问题(小林绳雾,2016)

https://lianhonghong.com/sm/zhuan-ye-sheng-fu-shi-te-lai-jie-huo-jing-xuan-ba-ge-zui-chang-bei-wen-de-bdsm-wen- ti

《虐恋亚文化》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李银河,2002年4月)

《情色论》(L’EROTISME)联经出版公司(原作者:乔治.巴代伊Georges Bataille, 1897–1962 译者:赖守正,201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 他们所说的BDSM字母圈到底是什么?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sm属性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