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河南郑州字母圈绳艺调教室俱乐部体验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河南郑州字母圈绳艺调教室俱乐部体验

带你体验你想玩而不敢玩的,保护隐私,安全放心。瘾欢最专业的绳艺体验调教室俱乐部。

「我被那个感觉淹没了。」我假装浅浅地说着

「我其实不会意外。」你接着说。
关于淹没--
104.4.28(二)不清楚何时,水慢慢往胸口淹上来,这种名叫水的液体温温热热的,那是曾经碰触过的温度,在危急的状况之下还能感觉到一丝的控制感,可说是不性中的大性,哈哈。我缓缓调整身子,欠欠懒腰,在脑中打开所谓「危机自救手册」,第一条:我要区辨温热的水与水的温热。什么鬼?好,不过危机当下的确是也没办法想那么多,好,嗯,我想想,呃,可我越想越混乱,哪个这个水是那个水的?
104.4.29(三)我爬不出去这深陷的水,对我而言,它像是有流沙一样的拉力,把我紧紧地往下拖住,我想逃开,但我觉得我越来越逃不开。我慌了,我开始做了一些于事无补的求救或挣扎,我唱歌、我跳舞、我踏地、我痛哭。我以为是能轻轻抓住我的希望,其实也只是路过而白眼,但因为我记得自救手测的第二条:「要求救」,所以我开始一直往天空打SOS,我开始觉得我是不是电影中的Pi啊,实在是太荒谬了这样(泪)。
104.4.30(四)昨天这样一天,老实说我也是有点累了,我开始无力地在水中载浮载沉,任由水把我带去那里、带去这里,甚至还忍不住在水里大小便了,我不是故意的……。无奈水已经慢慢淹到脖子下巴,皮肤慢慢变皱水肿,偶尔我也吞进去几口水…啊,我才感觉到,原来水是这个味道、嗯,这个味道也是一种熟悉的味道(除了混杂的排泄味)呢,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是包含着「悲伤」、「分离」、「蜕变」、「不舍」、「被抛弃」、「仰望」、「联结」、 「无奈」跟…跟…啊,也并不完全一样!今天淹上来的水,颜色其实很混杂(仔细观察了一番),我看不清楚--它是什么颜色。
104.5.1(五)我想起了你。我曾因为你掉入类似的水里,不过有点不太一样就是了。于是亲爱的你愿意听听我在水里的感觉,尤其是我现在已经渐渐肿胀的皮肤的感觉,我觉得那仿佛一撕就会剥落的肿胀、一碰就会炸出黄色脓泡的疼痛,而水已经不太像水,好像正在折磨我的液体,往我的毛孔、指甲的缝隙、阴道、肛门、鼻孔、耳朵里缓缓渗入、缓缓渗入、缓缓渗入……我原本以为这莫名而来的淹水会逐日消退,没想到会演变成如今现况。我没有任何任何的著力点,我除了卖力地将脸和鼻孔往水面上抬,尽力地告诉你、扯开喉咙也要吼着也要告诉你,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才能让这水退去。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前几天认真看的急救手册第N条,还是一个无知的信仰,总之我相信。
这天,我记得你说了很多话,我也记得,你说你懂,你说「我不意外」。
我其实其实很想哭,你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很爱哭的人,但我有一点点的哭不出来,因为我不太允许自己因为一摊莫名其妙的水而哭泣,甚至为这摊水增加那1c.c.的水量。
104.5.2(六)不知道是不是退潮的时间,水已经慢慢退去。皮肤疼痛依然、肢体麻木依然,我光着身子站在池塘里,我没有办法移动身体,老实说我已经有点搞不清楚是我「无法」移动还是我「不想」移动。来来去去地有些人潮,我已经无法分辨他们对我做了些什么,我只感觉到慌张和些许的恐惧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天色渐暗,因为手腕的疼痛而缓缓清醒,上头似乎有被麻绳捆绑过的痕迹,下体似乎也曾经被使用着,我感觉着疼痛,仿佛也正告诉我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只是此刻的活着有什么用呢?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我低头看着浮肿的躯干,疼痛持续地侵袭而来,我使尽力气爬上池塘(我似乎慢慢想起我是怎么掉进去的了)。
我还没办法走
还没办法开心地唱歌
但我好像能哭
好像能闭上眼休息
等这场水难静静退去
再好好地唱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 河南郑州字母圈绳艺调教室俱乐部体验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sm属性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