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瘾欢字母圈  

乳胶衣是对于每一寸肌肤的束缚。没有它,我彻夜难眠。(图片来自Jenni Avins)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一个平平无奇的小男孩,威利·格莱博(Willi Graber),每个暑假都会去位于瑞士小镇佛德莫瓦尔德(Vordemwald)的祖父母那里玩耍。

佛德莫瓦尔德人烟稀少,而威利的祖父母在那里拥有一个巨大的农场,奶牛、牧草、橡树、昆虫,这些都是年幼出生在城市里的威利十分好奇的事物。

“牛粪是不臭的。”当威利的祖父这么告诉他时,他正好奇地把手伸过去,差点一头栽进一坨奶牛粪便。

祖父拦住了他,并从厨房里拿来了一双有些褪色的橘黄色乳胶手套。他看着祖父给他戴上大小完全不相匹配的手套,觉得自己有点滑稽。带好之后,他一把将自己的右手插到了刚才的奶牛粪便里,甚至揉捏了几下,感觉到了里面还未被消化完全的纤维。

祖父留下威利一个人玩耍之后,威利意识到这双手套似乎有神奇的力量,只要带上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触碰禁忌之物。于是整个暑假里,威利带着这双“神奇手套”,摸过会分泌毒液的蟾蜍,捏死过咬人的蜘蛛,甚至把带着乳胶手套的手指插入了一头奶牛的肛门,差点被一蹄子踢成残废。

虽然劫后余生的经历让威利印象深刻,但他最难忘的,还是祖父的乳胶手套。后来,长大了的威利开始带着乳胶手套自慰。在那个时期,即使是在西方,自慰依然被认为是邪恶、错误的行为,但青春期的懵懂又让威利不能自拔。

“当我带上乳胶手套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轻松和救赎。”威利说道。乳胶手套仿佛在保护着他,隔离他与邪恶的直接接触,也间接替他抵御了上帝的审判。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像一个恋物癖一样,恋上了乳胶(Latex);但他没有意识到,一个有关于乳胶衣(Latex Clothing)、恋物癖(Fetishism)、BDSM的庞大商业帝国与文化渗透,将从他的痴迷这里开始。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威利·格莱博与他的橡胶雨林

现在我们提到乳胶衣,大家最初想到的都是一些明星、电影、或者二次元中用来cos的装备。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Cosplay | 赛尔提

但事实上,有一个群体,他们对乳胶衣爱到无以复加,有的人觉得在性生活中不穿上心爱的乳胶衣,就和啪啪啪没有前戏一样粗鲁;也有人认为自己对于乳胶衣的迷恋和性无关,仅仅是身着乳胶衣就足够让自己兴奋。这这群体中有不少一部分是和BDSM重叠的,大概那些穿着胶衣拍摄MV的明星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这身装备会在成人内容领域也占有一席之地。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和捆绑对于特定部位的束缚不太一样,乳胶衣是针对每一寸肌肤的束缚。它的绝对束缚感是捆绑不能比拟的。”在参加一个Latex爱好者私人聚会的时候,一个穿着胶衣只露出鼻孔的妹子告诉48号。

乳胶衣有一个无与伦比的特性,就是难穿。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那个聚会设有一个公共换衣间,我在男生的区域看到了大家为了穿戴自己的装备付出的努力。

在看到那不足半个身子长的乳胶衣时,我实在不相信这东西能穿到一个比我高大一圈的男生身上。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正常状态下的乳胶衣

只见他从包里拿出一罐可能是他儿子的婴儿爽身粉,仔细地涂抹在胶衣里侧,不时将手臂伸进去,试探粉滑的程度,接着又“噗噗噗”地将爽身粉涂满自己的全身,然后慢慢地将自己的脚趾、脚踝、小腿,一点一点装入乳胶的束缚中。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满头是汗,脸颊通红,全身终于被乌黑发亮的乳胶包裹,成为了一个Leather Man。

他给我一个友好的眼神,笑着说,“不容易吧,看了这么久,有什么想问的吗,新手?”

我咽了口唾沫,“额,这么紧,蛋……蛋疼吗?”

他的胶衣款式,手和脚的部份还带有一个马蹄型的手套,为的是满足部分人作为m“被骑行”的需要,这是威利·格莱博(Willi Graber)创办乳胶衣公司后,设计的最成功,最好卖的款式之一。

威利在瑞士度过了平淡无奇的70年代,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橡胶树上滴落的乳白色液体的痴迷和热爱。因此他来到了巴西,买下了一块橡胶雨林,又说服了一位设计师弗里兹·列克提(Fritz Liechti)加入,然后开办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乳胶衣公司——“费提索乳胶”(Fetisso Latex)。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设计了50多款乳胶衣、乳胶床在售,从入门级的一次性产品到高端玩家的私人量身定制,各种服务应有尽有,欧洲、北美、中国、日本、澳大利亚,每个地区都有费提索的忠实用户。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威利的乳胶衣工厂 | Fetisso Latex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工人加工ing

威利至今仍对乳胶保持着毫不逊于当年的热情,一得闲暇,他便跑进自己工厂的实验室里。“我正在寻找一种化学润滑剂,来制作新型乳胶,想让乳胶衣不通过润滑油或者爽身粉也能方便地穿戴。它们对我来说绝不仅仅是商品,它们是我的情绪和心情。”威利在吊床上接受采访时这么说道。

在《资本论》中“商品的拜物教及其秘密”一节里,马克思这样描述木头被转化为桌子的过程:“它变成一个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了……用头倒立着,从它的木脑袋里,生出比它自动跳舞还奇怪得多的狂想。”我觉得威利在把橡胶转化成情趣服饰的过程中,一定和马克思描述的一样,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魔法。

他的魔法最终变成了世界各地乳胶恋物集会的基石。旧金山每年9月最后一个星期举办的Folsom Street Fair是世界范围内最著名的集会,威利则是这个集会的常客以及部分集会人员的装备供应商。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FSF集会 | By秋天

集会里的面孔来自五湖四海,俄罗斯、韩国、美国,当然更多的人被乳胶皮革包裹着,完全看不出他们的模样,但唯一肯定的是,虽然你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你能感觉到他们每个人都兴致高昂。

瘾欢字母圈“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伦敦恋物周末 | By秋天

他们平时可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了,医生、超市售货员、厨师,或者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明天,他们又将再次回归到平淡而又潮湿的生活,所以参加集会的每个人都用尽全力在歌唱,享受属于他们的,一年一度的,充满理解与和谐的时光。

回到我的经历,那次私人聚会结束后,我拉住了一个想和我交流的朋友问问题,我问他为什么会痴迷于这个东西?

他想了想有点尴尬,“我从来没去认认真真想过这个哎。我只知道自己就是喜欢,然后因为喜欢,就去尝试,尝试了发现更加喜欢,我就很开心。所以为什么喜欢好像并不是很重要。”

然后我又问了他一个别人经常问我的问题,“有人说你这个爱好很变态吗?”

他瞬间就捂着嘴笑了起来,“我觉的那些人,说不定私下里有更变态的癖好,不过说真的,人就应该有点自己的癖好啊,要是都喜欢同样的东西,那和一批一批造出来的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曾经预约过我的人里,有一位年轻的血液病患者(有一样东西,比sm更重要),现在已经离开了人世。她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不断地、尽可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此后我经常觉得,我们在世界上的时间,很可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短,所以想做什么,喜欢什么,只要它不违反法律和道德,就用自己的方式去拥抱它吧。

 

不要太担心别人的看法,因为听不见音乐的人们,永远会认为跳舞的人是疯子。

参考文章

1、《巴西雨林中的乳胶癖之梦》.VICE.2013.09.05  http://www.vice.cn/index.php/Read/fetishizing-the-latex-dream-in-the-brazilian-rainforest

2、《9个关键词看旧金山bdsm集会》.阿秋.

https://zhuanlan.zhihu.com/p/21570703

 

瘾欢字母圈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 “你喜欢把‘乳胶手套’穿在身上?” “嗯,关你屁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瘾欢sm属性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