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双性恋男孩的秘密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一日长于百年,拥抱无止无终。

——帕斯捷尔纳克《唯一的日子》

双性恋男孩的秘密

河北字母圈河南字母圈

张齐遇到了一个知己。

夜里三点钟,张齐躺在宿舍窄窄的木板床上,手机屏幕还亮着,硬床板硌的腰疼,他不一小会就要看手机一眼,期待“知己”能再回复他一条留言。

宿舍的其他床位上传来呼噜声,不知道是谁,吵得人思绪难宁。张齐有个小秘密,他喜欢BDSM,有时候睡觉前,他会去学校匿名的网络“羞羞墙”上写一点自己的心声,从来没人回复,他把那里当成了一个树洞,草草写完,然后早早睡觉。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甚至想要通宵达旦,因为他在学校的匿名QQ“羞羞墙”下有关自己特殊爱好的留言,被人从头到尾回复了个遍。

所谓羞羞墙,是张齐大学里学生们自己搞的一个类似“表白”墙的QQ号。有什么不敢说的,不想用真实身份说的,都可以发布在这里。在张齐无聊至极的时候,他便总把自己的小秘密一股脑写在这里。

主人公学校的网络“羞羞墙”

按理说,他总是写些晦涩难懂的缩写,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他在说什么鬼话,但今天有个叫“小猫”的ID却如同十年未见的老友般跟他默契攀谈了起来。

聊到兴起的时候,张齐甚至嫌弃自己打字的速度太慢,手臂忍不住挥舞起来。下铺的舍友翻了个身,拍拍他的床边催他,“要命了,别打游戏了,赶紧睡觉吧。”

张齐把手机放到一边,不声不响,心脏却仍在胸腔里剧烈跳动,大概是寂寞的紧了。他刚闭上眼,就决定了一件事情,要找机会和“小猫”见一面。

双性恋男孩的秘密

大排饭

张齐在学校东区,小猫在学校西区,理所当然的,他们约在了中区一家餐馆见面。“这家餐馆的大排饭是老有名的,我请你吃。另外,你怎么对见面这么积极呢?我先告诉你,我可是男的哦。”小猫发信息给张齐。

张齐看到小猫是男的,心脏突然收缩了一下,有些失望流了出来。原本穿上洗好的挺刮的POLO衫,想想又放到了衣橱里,出门时候再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来套在了身上。“那有什么关系啊?我又不是看上你了,就是随便吃点饭聊聊天么,很久没遇到聊得来的人了。”张齐发完消息之后又对着镜子捋了捋头发,然后冲进了宿舍外的大风里。

小猫是那种白白净净,瘦瘦小小的男生,张齐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约好的餐馆门口,后面是和他人一样高的广告牌,“今日推荐:大排饭”。

两个人到店里坐下,小猫看了眼张齐,又赶紧把他拉起来,拿出一包面纸,一边讲话一边揩凳子,“你穿浅色裤子,要揩一下再坐,不然这种小店面,一坐都是油斑。”

头顶的电风扇呼呼作响,张齐看小猫把油腻的椅子揩的干干净净,最后又拿出一张湿巾揩一揩手,面对似乎有洁癖的小猫,张齐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上了两份大排饭,油炸酥黄,热气冲到脸上,小猫用筷子把大排夹断,问张齐,“你要约我出来见面,怎么见到了反而不说话了?”

张齐打了碗汤,心想这么尴尬早知道不见了,“那个,我也没告诉你我的性别,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男生的?”

“我是双性恋啊,你是男是女对我来说感觉都是一样的,没的什么区别。”小猫拿一杯滚烫的热水,洗了一个小碟子,又往碟子里倒了醋,放在他和张齐中间,“炸的大排要沾点醋比较好吃,不然太腻了。”

小猫先蘸了一块塞到嘴里,然后把醋碟推给张齐。与小猫共用一个醋碟,让张齐微微皱起了眉头。本来自己在宿舍里,和那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别说共用一个醋碟了,就是打球时共喝一瓶水,军训时共睡一张床都没什么,唯独和他相谈甚欢的小猫,让他汗流浃背,大排举在半空中,却迟迟下不去嘴。

小猫看张齐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就低头喝了口汤,觉得味道不错,“我也真是寻不明白,明明对我的性别在意的要死,又装作自己很洒脱的样子,累不累哦。你要是对我这个双性恋感觉很别扭的话,那我快点吃完好了。”

小猫在故意取笑张齐,要看他出洋相,张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脸臊的通红,又没什么好反驳的,只好把大排卷了米饭,不断地塞进嘴里。

双性恋男孩的秘密

上课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自己不能把小猫当成一个普通人看待呢?”在往回走的路上,张齐一边漫不经心地玩手机,一边责问自己。“明明就是想找个有共同爱好的人聊天嘛,他是双性恋、同性恋、随便七七八八什么恋又有什么关系呢?”张齐一想到这里,又突然有点豁然开朗,踢开脚边的石子,转身朝小猫离开的方向跑去。

在小猫的宿舍底下,张齐和他撞了个正着。小猫背着书包,要去上下午的第一节大课。张齐跟小猫道了歉,小猫看了看表,“我实在是快迟到了,你要不和我去上课吧,一边上课一边说。”

就这样,小猫和张齐坐在偌大教室的最后一排,你一言我一语地敞开了心扉。小猫说,自己的BDSM情结如同天上落下的一颗种子,从小就在自己心底生根发芽,慢慢长成占据心里不可或缺的一株大树。张齐想了想自己,觉得能遇见一个成长经历如此相像的人,也算是三生有幸了。不像张齐完全没经验,因为是双性恋,小猫也没少混迹同性圈,听他讲着各种各样或离奇或荒诞的故事,张齐就像一只刚睁眼的牛犊,一切都是未知和猎奇。

直到讲台上的老师再也忍不了了,用手掌握成拳头,拍了拍黑板,“最后一排那两位同学,你们是什么来头哇?我讲了一节课你们也讲了一节课,要不下节课你们来帮我讲得了。”

张齐和小猫这才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张齐放下书本,看着天花板,昨晚三点不睡觉,现在感觉自己半条命快没了,他想着自己从昨天到今天的一切,似乎把压抑了几年的话都倾吐了出来,真爽。

但张齐实在是困,很快就睡着了。他依稀梦到了自己和小猫又在吃大排饭,张齐让小猫给他讲更多的故事,甚至把自己的大排都分给了小猫,自己成了小猫的忠实听众,仿佛问他什么他都知道,可以满足自己所有的好奇心。

门外传来下课铃声,把张齐吵醒。张齐抬起头,发现小猫也睡着了,自己正摸着小猫的手。他捏了捏小猫的手,喊他起来回寝室,感觉棱骨分明,柔柔软软,也没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感觉。

6路公交

之后,张齐和小猫还解锁了别的共同爱好,比如一起抽烟,一起打游戏,张齐发现小猫真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小猫从来不会骂别人,即使自己被杀了,输了,也只会是拍拍自己的大腿,深吸一口气,自己跟自己怄气,“wtf?这也能输?队友到底在干嘛呀?”抛开心底共同的秘密不谈,小猫跟在张齐后面甚至组了一个游戏战队,玩的不亦乐乎。

到2016年6月,张齐就率先毕业了,按照自己的规划,他即将出国读研,小猫则还要在学校里再待两年。随着离校的日子越来越近,张齐和小猫也组局玩的越来越频繁,似乎只要玩得足够多,就能把分别抛在脑后。用他们的话说,要赢遍学校附近的每一个网吧再走。

那是下着小雨的一个晚上,张齐和小猫从网吧出来,准备回学校。张齐正站在6路公交站台上,等着有可能是最后一班的公交。小猫从后面走出来,用手揽住了张齐的肩膀,“今天你状态真好,玩的真不错,要不回去再玩两局吧。”

“不行呀,再晚宿舍熄灯了,回不去了。”张齐吸了口烟,朝马路的尽头眺望。

“那要不今晚别回去了,在外面睡吧。”小猫直直地看着张齐,鼻尖快要碰到一起。

张齐愣了一下,烟头掉在了地上,溅起许多稍纵即逝的火星。

看张齐不说话,小猫又说,“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你还有几天就要走了,能不能,当几天我的S,你说过你喜欢捆绑,我一直想陪你试试。”

张齐那一刻有点窘迫,不知道答应还是拒绝。从大三开始,小猫应该算张齐玩的最好的朋友,无话不谈,宛若分身。但退一步说,张齐又真的对男生没有特殊的感觉,他始终认为这是该发生在他和女朋友之间的事情。

小猫看出来了张齐的窘迫。

“不愿意的话也没事,那就算了。”他说,但身体依然没有挪开。

看小猫不挪动,张齐反过来搂住小猫的肩膀,“兄弟你瞎说什么呐?你要觉得游戏没玩够,我就陪你玩通宵;你要觉得我快毕业了想说说话,那我就陪你慢慢走回学校,反正就三站路。”

小猫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说,“我晓得你快走了,那就一起回去吃个夜宵吧,你看你都要走了,也没准备个像样的告别。”

等走到学校中区那家小餐馆的时候,小猫去小卖部买了两包中华,然后拉着张齐走进了那家大排饭餐馆。

火光明灭,餐桌前立刻变得烟雾缭绕,小猫讲,“那,我们最后再吃两份大排饭,好吧?”

张齐点头。小猫便端着醋碟坐到张齐身旁,那时他靠的实在太近,太近,让张齐有种难以自抑的孤独。

-完-

主人公:张齐(化名),现为研究生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双性恋男孩的秘密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